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表姐闺中蜜

时间:2018-07-13
我住的地方是一个三线城市,这里不像中国的大城市那么喧嚣,也没有什么灯红酒绿的生活。当然民风也比较淳朴,平常大家的消遣就是打打麻将、扑克,吃个糕点喝个茶。年轻点就泡泡吧(酒吧也就是一两间,而且很破旧),进一下桌球馆。所以正是这种氛围,我父母就和传统的父母一样,对我非常严格,不准早恋,学习成绩要好。可是人总有叛逆的时候,我chuyi的时候和班上的一个女生在一起,经常写信什么的。结果有一天给他们发现了,他们马上打电话把那个女生骂哭了。从那以后,我开始很多时间都宅在家里。
过不久家里买了台电脑,接上才刚开始有的宽带。我慢慢发现网络上有很多「儿童不宜」的东西,加上那时候正是shaonian发育的时期,我开始喜欢上浏览色情网站。特别是图片中那些穿着丝袜的裸体日本女生,总能让我不知不觉地摸摸裤裆。有一天,不知道在哪里下载了一个视频,画面正是一个男的骑在一个穿着肉丝的女身上一直动。我看得心脏好像就要跳出来,手放在裤裆上也摩擦地越来越快。突然间我屁股一紧,感觉轻漂漂的,同时小弟弟好像有东西尿出来。我马上跑去洗手间,看到像鼻涕一样的东西粘在内裤和小弟弟。从那时候才发现这是手淫,从此几乎每个星期都看一次片让自己爽一下。
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年左右,有一天我父母告诉我表姐过几天要住在我家里,因为她要上来县城读大专。说起表姐,我那时的印象并不深刻,只知道她和她爸妈都是住在农村里,就小学时候去过两三躺。那时不懂事,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。就是这样过了两天,我放学回家,发现楼下站了个女生。上楼前瞥了她正面一眼,不能说非常漂亮但比一般人耐看。
上了楼梯,拿出钥匙开门,我闻到妈妈煮菜传出来的香味。我肯定是妈妈最拿手的卤鸭,同时听到妈妈说:「儿子,你回来啦。有没有看到你表姐啊?」我问:「表姐?表姐在哪里?」
这时我突然想到楼下那位女生,于是问妈妈:「表姐是不是长头髮,眼睛大大,穿得比较朴素?」「是呀。你在哪里看到的?」「就在楼下。」「那你还不赶快下去帮她提行李!!」「好吧。」
我心里有点不耐烦,不过正好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我传说中的表姐。「你是XXX婶婶的女儿吗?」我冲到楼下,看到她正準备提行李走。她回过头说:「是啊。请问你是?」「我就是XXX,你的表弟。」看来相隔太久了,大家都认不出对方的模样。她接着说:「我坐村巴过来的时候,把你家的地址搞丢了,我记得是这附近,但忘记了具体哪栋楼
。我正要过去那边小卖部打个电话,你就来了。「这时候,我才发现表姐长得很精緻,加上一头乌黑的头髮,而且说话的时候总是微笑着。我眼睛向下扫了一下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表姐的腿上穿着丝袜,再配上今天的连衣裙,我小弟弟马上站了起来。」表弟,你还好吗?「
「哦,哦,对啊,我帮你提行李上去。」
我恍过神来,一边提着行李上楼一边笑着说:「今后我来照顾你啊。」估计晕过了头,我直接冲出了口。「你说什么?」
「啊,没什么,我说以后有表姐来照顾我,生活无忧了。」「你小子想得美了,听你妈说你成绩还不赖,等你下次拿好成绩,表姐自然会奖励你。」「真的?」
……你一句,我一句,慢慢地第一天,我们似乎已经开始熟络起来。
吃饭的时候,我问表姐:「表姐,你有男朋友吗?」表姐脸红了起来。妈妈马上接过话来:「你怎么能这样问你表姐呢?她是来唸书的,哪像你整天想着拍拖。」被妈妈机关鎗一轮扫射之后,我低下头来吃饭,余光瞄到表姐脸蛋还是红红的,甚是可爱。心想:「估计表姐还是处女,不然不会这么害羞,哈哈。」
就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,有天我约好和朋友去打球,骑车骑到一半发现没带校园卡,于是回家拿。我轻手轻脚地经过表姐的房门,当时以为她在学习,不想打扰她。突然听到急促的呼吸声,仔细一听原来是女人的呻吟声,而且还是从表姐的房间传来的。我走到阳台从表姐房间玻璃窗的缝隙看看究竟什么回事,眼前的一幕让我既兴奋又突然。
只见表姐右手隔着白色的小内裤抚摸着自己的阴部,左手伸进衣服轻轻地揉乳房,闭着眼睛,感觉很享受。我也忍不住了,握着自己的弟弟手淫起来。随着表姐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,我手也加快了速度,估计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,我很快就射了。我赶快用纸巾擦了擦,心里想看看表姐自慰的表情。于是我把钥匙故意扔在地板上发出很大的声音,这时表姐可能突然发现屋子里还有人,我听到床动了几下的声音,然后门开了。
我表姐走出来,一身睡衣的打扮,晕红晕红的脸,声音有点抖地说:「表弟,你不是去打球吗?」
「我忘带卡了,回来拿,你在学习吗?我听到房里好像有点声音。」我故意问她。
她很紧张地说:「我在学习啊,可能你听错了隔壁的吧。」我眼看打球时间快到了,也不打算揭穿她,心想:「表姐,原来你也是有需要的,正好看看哪天咱俩一起来。」于是留下一脸惊呆的表姐打球去了。
自此以后,每次发觉表姐房间有动静,我都会準时恭候在她的房门外面,享受这盛宴。然而命运总会捉弄人,终于有一次,当我正要万精奔腾之时,表姐的房门突然打开了。现在想想那个场景特别尴尬,本来坚硬的大弟弟顿时软趴了下来,表姐拿着水杯一动不动:「你,你,你在干什么?」原来表姐只是在房间里看电视,刚好电视剧上有床戏那一幕。「我,我,没有做什么,刚好那里痒,抓抓而已。」我刚说完,表姐突然用手抓了我弟弟一下,笑着说:「小表弟不老实啊。」就打水去了。不抓不知道,一抓我马上感觉那里一热,刚才还被吓得软趴趴而现在是直挺的。
怕表姐回来看见,我跑回自己的房间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。可是哪里有这么容易,第一次被女人摸,而且还是表姐,只是感觉那里越来越硬了。「表弟,我现在出去一趟,你自己看家啊。」之后就听到屋外大门关上的声音。突然我脑袋蹦出一个邪恶的点子:拿表姐的内衣来解决一下需要。我来回确定了屋子确实没有其它人之后,我偷偷溜进了表姐的房间。
果然,少女的房间总是充满着让人性幻想的味道,难以用言语来表达。我稍微观察了一下房间,枕头旁边摆了一个差不多正常人高的公仔,看来这个年纪的女生总是要有一个这样的娃娃。被子折得很整齐,睡衣也用衣架挂起来,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。突然间我发现了衣柜的抽屉缝那里有些肉色的东西夹住了。
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它,一双肉色的丝袜呈现在眼前。
我很紧张,很兴奋,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近距离可以看到女生穿过的丝袜。我轻轻地拿起来,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下,那味道很香,而且应该是表姐的体香。
这丝袜的手感,真的很舒服,顺着摸到脚尖处,是全透的。我不禁想像着表姐那天刚来我家,那双纤细的玉腿外裹着薄薄的丝袜,慢慢地我小弟弟开始又不老实起来。我把肉丝摆在一旁,继续寻找猎物。那个抽屉都是放着表姐贴身的衣物,除了刚才那双肉丝,我还找到了黑丝连裤袜,更让我惊奇的是肉色和黑色的吊带长统袜。想不到表姐除了平时喜欢自慰,还喜欢穿丝袜。
我把肉丝套在
坚硬的弟弟上,左手来回活塞运动,右手继续伸往抽屉深处。基本上那些都是小可爱,有些有小花,我仔细看了看胸罩的尺寸,大概有36C,平常从表姐的穿着还真看不出来。大概翻过了一遍之后,我小弟弟也膨胀地受不了了。我让肉丝紧紧地缠绕着阴茎龟头,摩擦动作越来越快,感觉就像表姐在用她的脚帮我足交。
快到射的时候,我还是把丝袜拿掉了,不敢射在上面,生怕被表姐发现。用纸巾擦乾净小弟弟之后,我把拿出来的东西都放回抽屉原位。
刚打开房门要出去,想不到表姐就站在门外。我心想:怎么我今天这么倒霉,一天能被捉到两次,看到要想个借口瞒过去。「表姐,不好了,刚才我看见一只蟑螂爬进你房间去了。可是我进去找不到,不知道走了没有?」「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在里面做什么。我就觉得奇怪,为什么那天我和你妈妈去亲戚家喝喜酒,你老是盯着我的腿看。原来你是这种人,等下你妈回来,我会告诉她。」
「……」我顿时哑口无言。
「除非……」
「除非什么?」
「除非你能什么什么我。」那会儿我明白表姐的意思,她想我满足一下她的性需求。不过,我装作听不懂,忙问:「什么?」
表姐脸红了起来,非常小声:「就是那个什么……」还没等表姐说完,我把嘴巴凑了上去。可能表姐想不到事情来得这么快,刚才还说想要,现在却下意识地用手把推开。可是一个女生力气怎么够男生来呢,我抱着表姐,凑到她耳朵说:「表姐,其实我也没经验,可是我会呵护着你的。」我感觉表姐的脸蛋更烫了,我们俩体温也随着荷尔蒙分泌不断上升。
我看表姐好像放鬆了一点,我把舌头伸进她嘴巴里。她一开始还是用力闭起嘴巴,慢慢地禁受不住,嘴巴一开一合,尝试着用舌尖来碰触。我于是加紧了攻势,双手在表姐后背游动。表姐呼吸声也开始喘起来,舌头也控制不住和我的舌头纠缠起来。我终于完完全全地感受到表姐那软软湿湿的舌头,加上口水混合着,那感觉美妙极了。那天表姐也是穿着连衣裙,我左手顺着背下去捉了她屁股一把。
「讨厌。」
表姐细声地说。我更兴奋了,也更大胆,双手开始揉起她的屁股。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问表姐:「进房间好吗?」「嗯,进我的。」表姐回答。我公主抱起了表姐,看见她闭起了双眼,感觉很享受。我想:不知道表姐还是不是处女呢。
我用脚把门关上,轻轻地放下表姐,那模样就像公主正等待着王子来亲吻一样。接着我压在表姐身上,开始从额头吻到颈部,特别是吻到耳朵后面,表姐喘气声特别急促。我边吻边隔着衣服揉起乳房来,「嗯,嗯,啊,啊……」表姐开始呻吟起来。于是我把手伸进衣服里面,把表姐的胸罩向上推,捏了一下乳蒂,表姐兴奋地大声喊了一下。跟着我一只手一直在摩擦她的乳蒂,另一只手就揉乳房。乳房很软,手感很好,充血的乳蒂隔着连衣裙甚是诱惑。我把连衣裙后面的拉链拉开,直接帮表姐把衣服脱了。
这时候,表姐的乳房顶着胸罩,下面穿的是小小的内裤,我顺势把她胸罩也脱了。可能表姐看到她快脱光光了,于是也开始害羞地脱起我的衣服。我脱到只剩内裤,已经受不了把表姐按下去用力吸吮起她的乳房,用灵活的舌头不断去刺激乳蒂,同时右手伸到她的内裤摩擦起来,她的淫水已经把内裤弄湿了。
这时候,表姐也主动用手去抚摸我的大弟弟。我把她的内裤褪了下来,一开始她还本能地推了推我,结果我还是把她脱了。我拿起来闻了闻,淫水的骚味只能让我更兴奋。我掰开她的阴唇一点点,好让我可以舔阴蒂和里面。她兴奋在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:「髒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。
一会估计也轮到我享受了,我脱掉了内裤,把弟弟放到表姐的嘴巴。可是她的嘴巴死活也不肯打开,我于是问她:「不口交也可以,能不能穿上丝袜帮我足交?」「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有这爱好。」表姐去刚才那抽屉找上一双肉色连裤袜,在我面前穿了起来。见到这画面,我弟弟直挺地快要指向天上去了。肉丝包着表姐小小的脚指头,加上她刚从外面回来,脚上有点汗,那味道夹杂着。「表姐,我快受不了了。」我马上躺了下来说。表姐坐在我两腿之间,曲起双腿,用脚侧和脚掌摩擦我的龟头,我抬起头也能刚好看到她的阴部。果然足交和用丝袜手淫的感觉就不一样。弟弟变得更坚挺了,我觉得是时候了。
我慢慢地坐起来,表姐也意识到我想要做什么了,很自觉地躺了下去。我没有把她的丝袜脱了,直接在阴部那里撕开了。
「你要赔我哦。」
「表姐,我肯定赔你,而且随时随地都陪你。」
「就会耍嘴皮子。」
我挪了挪,把弟弟放在B前,先摩擦几下,看湿地差不多了,我慢慢地挺了进去,里面很暖水水的。随着我的进入,我看见表姐的表情有点痛苦。我凑到她脸前:「我轻点。」「嗯。」我慢慢地抽插了几下,听到表姐开始呻吟起来,于是我加快了频率。
「啊……嗯……哦……」
每次我插到最深处,表姐都会叫一声。慢慢地,她的脚用力地环着我的腰,说:「用力……嗯……很粗……快……」我估计表姐快要高潮了,抽插地更猛了。
突然我感觉到她阴道一缩,身体随之震了几震,表姐高潮了。之后我换了后进式,一边用弟弟猛烈撞击她的B,一边双手伸到前面去抓乳房。过了一会,我们又换了女上式,我让她把脚伸到我面前。我含着穿着丝袜的脚指头,手摸着大腿,同时每次等表姐B下来的时候,我用力一顶,每次都能顶得她大叫舒服。很快表姐又来了一次高潮,她索性趴在了我身上,我抱着她亲吻起来。同时慢慢翻转过来,回到正常体位。由于表姐来了两次高潮,看来是我爽的时候了。我加快了速度。
「好大……嗯……」
「啊……受不了……不行了」
「插我……表……姐……奖励……你」
「我想射在里面」
「行……嗯……安全……期……啊」
「快……」
「好粗……
紧接着,我插得更快更猛了。我对表姐说:「我们一起来吧!」我再次感觉到粗壮的弟弟被阴道紧紧地一夹,这一次忍不住了,我射在里面。表姐很享受地说:「好烫,好多,爽死我了。」一会儿,我把弟弟拔了出来,发现并没有落红,心想:这更好,我以后可以肆无忌惮地干你了,不用感到愧疚。
后面的一段日子,我和表姐都过着神仙的生活,基本上每个星期六一炮。赶到爸妈出差的时候,我们晚上更是睡在同一张床。
到了表姐找到别的城市的工作,我们这样的生活才告一段落。听妈妈说她现在找到男朋友,快要结婚了。可是我知道我们大家还是很想念那时候的日子!